用户登錄投稿

中國作家協會主管

記錄盛唐由盛變衰 杜甫像是唐朝的“新聞記者”
來源:四川在線 | 邊鈺  2020年11月06日08:14

當代作家、詩人彭志強在成都圖書館開講

公元759年,唐代詩人杜甫攜全家流落成都。成都用安逸的生活慰藉了當時飽受顛沛流離之苦的杜甫,《春夜喜雨》《茅屋為秋風所破歌》等數百篇膾炙人口的詩歌在這裏誕生。11月2日,第六屆中國詩歌節“詩意匯蓉城”名家詩歌大講堂在成都圖書館開講。當代作家、詩人彭志強圍繞杜甫的書香世家與詩歌啓蒙、家國情懷、晚年漂泊與落葉歸等方面,生動詳實還原了這位“詩聖”跌宕起伏的一生。

作為中國第一位系統性行走考察研究杜甫詩歌蹤跡的當代作家、詩人,彭志強出版杜甫詩傳《秋風破》、長篇歷史散文《蜀地唐音》、永陵樂舞詩傳《二十四伎樂》《金沙物語》《草堂物語》等多部專著。在他看來,作為中國古典詩歌的集大成者,杜甫的詩歌深刻反應了唐王朝由盛轉衰的急劇變化,再現了安史之亂前後的社會面貌,具有豐富的社會內容和鮮明的時代特色。

成都造就了杜甫詩歌又一高峯

公元759年,杜甫為避安史之亂,攜全家流落成都。在浣花溪畔,他搭建草堂,過了一段難得的安逸時光。成都的山水,滋潤着杜甫的詩情,他在這裏寫下了200餘首詩歌,造就了自己詩歌生涯的又一高峯。

彭志強介紹,杜甫最後一個官職,是成都草堂時期。廣德二年(764年)春,杜甫的好友嚴武再次鎮蜀,擔任劍南節度使,相當於四川省委書記兼省軍區司令員。在閬州(今四川閬中)給房琯奔喪也躲避戰亂的杜甫,得知這個喜訊,立即重返成都。因拗不過好友的勸説,回到成都不久,杜甫被嚴武表薦為節度參謀、檢校工部員外郎,賜緋魚袋,品級為從六品上。這是杜甫一生做的最大的官了,後人因此又稱杜甫為“杜工部”。

可是這個蜀官也當得不長久。由於杜甫在做嚴武參謀期間一直飽受幕僚排擠,不久杜甫便又辭職為民,自己了斷了“致君堯舜上,再使風俗淳”的為官夢。永泰元年(765年)四月,嚴武去世,蜀中動亂在即,失去依靠的杜甫於同年五月離開成都,欲乘舟東遊荊湘(湖北湖南一帶),作《去蜀》一詩:“五載客蜀郡,一年居梓州。如何關塞阻,轉作瀟湘遊?世事已黃髮,殘生隨白鷗。安危大臣在,何必淚長流。”

杜甫像唐時的新聞記者

杜甫曾在四川三台(唐朝梓州)躲避戰亂時,還寫下《聞官軍收河南河北》。“詩題目裏的‘聞’字,就是新聞的‘聞’,此處如我們現在新聞的‘本報訊’‘本台訊’。”彭志強進一步解釋,這首詩歌是杜甫在此聽見唐朝官軍消滅安史叛軍,收復河南河北這一史事所寫。詩歌用新聞報道的方式,記載了這一事件,只是報道的文體用的是詩歌方式。詩中“白日放歌須縱酒,青春作伴好還鄉”,就像是現代新聞學裏中的“新聞快評”。

彭志強説,杜甫的詩歌完整地記錄了唐朝由盛轉衰的過程,尤其是安史之亂,很多歷史是靠着他的詩歌呈現出來。

他還舉例,杜甫的《兵車行》《麗人行》頗有唐朝民生問題的新聞監督意味;《麗人行》更是直抒胸臆,諷刺宰相楊國忠和楊貴妃的姐妹。杜甫著名的“三吏三別”詩歌無疑緊扣戰亂這一主題。從這個角度看,安史之亂時期的杜甫就像是唐朝“戰地記者”和“深度報道記者”。“正因為杜甫,我們能完整窺見盛唐的興衰。”

杜甫與李白的摯友情誼

天寶五年(746年)去長安求官之前,杜甫遇到了他一生的摯友。“這人,就是李白,杜甫的遠方。”彭志強説,公元744年四月,杜甫在洛陽與被唐玄宗賜金放還的李白相遇,後人評價,這次相遇是唐朝最偉大的兩個詩星的千古奇遇。不過,事實上,當時,杜甫和李白的年齡、地位、詩才並不對等。杜甫只是初露鋒芒,並未成大器。年長杜甫11歲的李白,已名滿朝野。某種意義上説,杜甫此時僅是粉絲見偶像,還未到韓愈所説的“李杜文章在,光焰萬丈長”那種並駕齊驅的聲名高度。

這年,李白與杜甫相約同遊梁、宋(今河南開封、商丘一帶),留影於開封古吹台。後來邊塞詩人高適參與壯遊,即杜甫第三次漫遊。三人持續漫遊到天寶四年(745年)的齊州(今山東濟南)。

從互贈詩歌看,李白和杜甫感情很深。其中,從杜甫贈李白的詩《與李十二白同尋範十隱居》“醉眠秋共被,攜手同行”可窺一斑,“兩人好到可以同蓋一牀被子睡覺。”而李白寫給杜甫的詩,也是情意綿綿,如《沙丘城下寄杜甫》“思君若汶水,浩蕩寄南征”,

再如《秋日魯郡堯祠亭上宴別杜補闕範侍御》“相失各萬里,茫然空爾思”。745年秋,李白在山東石門給杜甫的送別詩《魯郡東石門送杜二甫》,用“飛蓬各自遠,且盡手中杯”寄語杜甫保重,並用“何時石門路,重有金樽開”期待重聚。

本來説的是後會有期,沒曾想從此後會無期。

彭志強提到,兩人互相成就,並最終各自精彩。李白出口成章的仙氣和瀟灑自如的天性,讓杜甫望塵莫及。杜甫後來寫詩選擇了接地氣的風格,用語不驚人死不休的現實主義詩歌讓李白望塵莫及,他們各自登上一座詩歌高峯。(記者 邊鈺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