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登錄投稿

中國作家協會主管

上海僅12月份就新開四家實體書店,混搭多元業態打造城市美育新地標 蔦屋、朵雲、大隱紛紛上新,上海這些書店美得很“任性”
來源:文匯報 | 許暘  2020年12月22日08:00
關鍵詞:書店

朵雲書院·戲劇店

臨近歲末,又一波實體書店在上海陸續新開,以富於人情味的生活美學刷新着消費體驗,也刷新着這座城市的文藝版圖。僅僅今年12月,日本蔦屋書店、朵雲書院·戲劇店、大隱書局九棵樹藝術書店、上戲藝術書店相繼亮相申城,累計佔地面積近4500平方米,各種探店美圖、視頻在朋友圈接連刷屏,網友們紛紛感嘆:“書店,竟然可以美得如此‘任性’!”

新晉開門迎客的這幾家書店特性與特色尤其分明,不僅分別入駐滬上百年老建築、高校、藝術中心或是毗鄰劇院,有着各自在垂直細分領域精準的選書定位;同時,書店也大膽引入戲劇排練、樂器普及、畫廊導賞、藝術演出、酒吧餐飲等沉浸式跨界體驗,重新定義了人與空間的商業邏輯。

經過多年復甦與發展,滬上實體書店業態進入了新賽道。在資深出版人程三國看來,身處一個以分享和打卡為特徵的新消費時代,功能性消費逐漸讓位於體驗式消費,書店以書聚合品質生活的天然優勢,被持續放大,善於以場景營造“人文樣板間”的優質書店品牌,正成為城市美育的新地標。

靜態閲讀場景升級為活態文化空間,企劃“令人憧憬的生活方式”

業內指出,實體書店要突圍,需持續為讀者帶來新鮮的閲讀感受,為城市和城市裏的人創造更多美好可能。順着專業選書的線索,更多書店將“閲讀”拓展為對美好事物、美好體驗的閲覽,企劃出“令人憧憬的生活方式”。

以位於上生·新所的滬上首家蔦屋書店為例,後天才正式面向公眾開放,但昨天啓動的小程序預約後台已被“擠爆”。書店所在的哥倫比亞鄉村俱樂部,擁有96年曆史,曾是在滬僑民的社交休閒場所,原建築中的壁爐、柯林斯柱、原木樓梯等特色被完整保留。有提前探店的讀者形容,這家日本網紅品牌書店不僅追求老建築的改造更新之美,也很注重在優質空間、顧客等相互交疊中營造的舒適氛圍,以“美育”為核心理念,上下兩層樓構築出全新藝術文化策源地。

“世界正在經歷消費結構升級的變化,從最初物質缺乏到如今的個性化消費時代,單純的書店平台已不能滿足消費者文化需求。”蔦屋投資(上海)有限公司中國總代表兼董事長野村拓也談到,目前消費者更需要的是生活方式“提案力”,在書店裏逛展、看戲劇演出漸漸成了日常選項。

更多書店人在思索:如何用變的思維、新的業態、好的內容,把靜態的閲讀場景變成了活態的文化空間?大隱書局第12家門店九棵樹藝術書店,把博物館和樂器都“搬進”書店,不僅“一網打盡”來自大英博物館、大都會博物館等博物文創產品,也引入鋼琴、吉他、尤克里裏、黑膠等樂器及周邊文創,搭配《處處有音樂》《圖説百首經典名曲》《芭蕾百分百》等讀物或樂譜。在大隱書局創始人劉軍看來,無論是音樂載體的串聯運用,還是複合業態的商業場景,主題演繹的空間美感,書店既是九棵樹未來藝術中心服務功能的再完善,也是助推文化產業發展的新舉措。“把閲讀生活化,讓生活藝術化”的背後,越來越多滬上書店成為“城市美好生活的IP”,不斷把文化做暖、把商業做軟、把心靈做遠。

線下才有的商品與體驗,令逛書店愈發有儀式感

有學者指出,在新消費新技術背景下,我們需要對實體書店進行價值重塑與模式重構。當城市更新與文化傳承有機相融,書店以博物館般的場景再造、獨具匠心的原創設計和豐富的線下體驗,正賦予閲讀這件事濃郁的儀式感、愉悦感。

朵雲書院·戲劇店內,一整面牆的“戲劇人書單”專架上,濮存昕、陳薪伊、羅懷臻、楊揚、喻榮軍、毛時安、孟京輝、張軍、史依弘、唐穎等戲劇界人士各自“安利”了閲讀書單,讀者可以從多元閲讀口味中,窺見他們的創作、研究視野。“閲讀不是台階和牀,就是水”等薦書“金句”直擊人心。而在名為Coming Soon的書架,國內外即將上演的影視劇、舞台劇對應的劇本及原著作品,幫助讀者觀影觀劇前“做功課”。

換句話説,書店裏的書並非一成不變,而是流動的,是常逛常新的,予讀者“密室淘寶”般的驚喜感。設計師呂永中還在書店頂端打造出三個圓拱形“露天舞台”,店內充滿了戲劇式場景——旋轉樓梯、煙囱、火車造型書架、數個樓梯旁的迷你角落……講座廳拉起移動門,就能變身迷你的戲劇排練室。“過去,戲劇傾向於台上演出、台下互動的觀演關係,這是一種單向的傳播和啓蒙。”呂永中期待,書店整個空間能夠引發探店者的好奇心,比如不斷尋找“彩蛋”,與書店產生有趣互動;或是在蘭心大戲院看完戲之後,來書店圍繞戲劇主題與導演、演員和觀眾進行緊湊及時的交流。

上海蔦屋書店也將開展眾多隻有在線下才能體驗的活動,如與藝術家、作家、出版人合作的講座活動及體驗式手工坊等;首次正式進入中國的插畫家長場雄的服裝和衍生品頗為吸睛,尤其是以“上海”為靈感創作的開業限定托特包;到二樓逛一逛網羅世界各地藝術書籍的藝術長廊以及特色藝術展覽,也是漫步書店才能擁有的記憶。

儘管實體書店呈現欣欣向榮的擴容姿態,但有業內人士指出,如何真正化網絡流量為圖書閲讀量——培育閲讀人口基數、培養公眾閲讀習慣,讓書店中的圖書更加密切融入日常消費場景,增強閲讀的歸屬感,仍然是擺在新書店面前需要思考的問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