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登錄投稿

中國作家協會主管

與優秀同行,伴少年成長
來源:中國出版傳媒商報 | 林京京  2021年01月14日08:56

梁啓超曰:“春秋萬法託於始,幾何萬象起於點,人生百年,立於幼學”。當今社會,人們已然認識到“幼學”發展的重要性,但大多隻注重技能的培養,而缺少對童心與天性的保護。兒童的世界是單純、乾淨的,兒童的心靈是柔軟、豐富的,這些真善美的情感一旦失去,就難再找回。你若對此尋尋覓覓,我將帶你走進“全國優秀兒童文學獎·大獎書系”,去探求童真、童趣與童心。

“全國優秀兒童文學獎”是為鼓勵優秀兒童文學創作而設立的獎項,是中國具有最高榮譽的文學大獎之一,作品幾乎涵蓋了1980年代以來老中青三代作家創作的所有上乘之作。這項大獎自啓動以來,不斷向社會和廣大少年兒童推介精品力作,滋養了一代代優秀少年的健康成長。

2021年時值中國共產黨建黨100週年,福建少年兒童出版社推出“全國優秀兒童文學獎·大獎書系”,該書系集結了全國優秀兒童文學獎40年的精華,擬打造一套專屬中國兒童的經典文學品牌,為中國3億多少年兒童提供更多更好的精神食糧。

家與愛的滋養

對“全國優秀兒童文學獎”(全優獎)有所偏愛的人來説,一定會發現該獎的一個獲獎奧祕,那就是獲獎作品多在播撒“家”和“愛”的種子。“家”是深受作家和讀者喜愛的話題,無論是大家庭的複雜還是小家庭的温馨,讀者都能從中讀到身邊人的影子。作家描述的家庭生活,都逃不出人與人之間複雜的愛,有不被理解的愛,也有不懂表達的愛,無論家庭關係如何變化,沉澱在底部的都是温暖而有力的“愛”的滋養。愛的起點是家,家的成長是互愛,全優獎的獲獎作品就是對這亙古不變的“家”和“愛”的永恆主題的展示與追求。

梅子涵在《女兒的故事》中展現了小學生梅思繁的成長之路,以及父母、同伴一路相隨的欣喜、艱辛和無奈,讓讀者從點滴生活中體味到生活的美好與希望。常新港的《五頭蒜》向讀者描述了五個性格迥異的孩子遭遇了各自的青春,他們在家庭與學校的壓力中四處碰壁,作者把家中愛的氛圍和生活的氣息表達得淋漓盡致,讓人讀後心中一暖。彭學軍的《腰門》講述了一個湘西留守兒童沙吉對父母團聚的渴望,經歷了各種人和事後,她從親情、友情中汲取愛的力量,逐漸從一個自閉的小女孩成長為開朗的少女的故事。李東華的《豬笨笨的幸福時光》則是望子成龍、望女成鳳的家庭縮影,書中那些或温馨感人或無奈搖頭的橋段能引起眾多讀者的共鳴,並從中獲得成長感悟。許多故事中最動人的描述,都是圍繞“愛”這個主題的演變和擴充。畢竟,“人間有愛”的境界是一般人所向往、所追求的,而“愛”的起點往往是“家”,“家”的召喚與嚮往是許多經典作品的主軸。

幻想與童真

童話作為重要的文學體裁,在兒童閲讀市場中佔據了重要地位。童話中的感人故事、有趣又有料的童話形象,啓迪孩童們的想象力和同理心,讓他們的純真與好奇,將平凡的世界變成萬物有靈;讓他們在細細品讀之後,深思片刻,借回憶童話中的熱鬧與奇幻,來思考生命的起始與未來,激發自我生命的潛力。

該套書系收錄了一系列知名的童話作品,如葛翠琳的《翻跟頭的小木偶》、劉海棲的《了不起的鼠小殼》、冰波的《狼蝙蝠》、金波的《烏丟丟的奇遇》、湯素蘭的《小朵朵與半個巫婆》、陳詩哥的《風居住的街道》等等,這些作品描繪了一片純真的想象世界,所描寫的也不僅限於人的社會,而是反映了一個天地萬物的社會,並由此發掘出萬物的人性。而張之路的《極限幻覺》和《非法智慧》則用想象的天地,架起一座連通科學世界和文學世界的橋樑。

詩歌作為童心的重要載體,也在釋放着幻想的光芒。高洪波的《悄悄話》用童詩滋潤孩子們的童心;徐魯的《我們這個年紀的夢》記載了尋夢少年心中的“黎明的微光一般的鴿子樹”;薛濤在《隨蒲公英一起飛的女孩》中讓優美的短篇小説陪伴孩子們度過愉快的童年。

優秀作品的廣度

一部兒童文學作品優秀與否,可以從“提供樂趣”“增進了解”和“獲得信息”三個方面進行權衡。“提供樂趣”可引起讀者興趣,“獲得信息”功能最受師長歡迎,二者的結合就是所謂的“寓教於樂”“文以載道”。將説教內容融入字裏行間,不露聲色,達到娛樂與教育的雙重目的,讓小讀者與消費者(家長)點頭稱道。從“增進了解”方面來説,不僅僅是瞭解自己,瞭解他人,瞭解周遭世界,廣義來説,就是了解生命,瞭解生活,進而才能讓生命更顯活力與希望。

曹文軒塑造的青銅、葵花、細米和丁丁、噹噹,無一不是鮮活靈動的小人物,但是卻各有各的温暖與動人;沈石溪的筆下動物世界也充滿了愛恨情仇,它們在艱險但充滿生機的自然界裏戰鬥、生存;黃蓓佳的《我要做個好孩子》通俗好看又思想深刻,寫實的描寫讓讀者依稀看到身邊人的影子,彷彿自己就是新華街小學的金玲同學;董宏猷《一百個中國孩子的夢》中的孩子年齡層次不同,民族地域各異,他們描述的夢境展示了多彩多姿的中國特色,讓小讀者身居一隅,神遊中華大地。這些書目在“提供樂趣”“增進了解”和“獲得信息”三個方面均做到了極致,字裏行間打下的正直、善良、正義、同情、樂觀、悲憫的精神底色,是少年讀者人格養成的必備品德,也是他們成長中的重要精神源泉。

優秀的作家從不拘泥於過往、侷限於眼前,而是放眼中華大地,以豐富細膩的內心,來感受社會的變遷;以生動厚實的筆調,充分地截取、收錄與傳達中華大地的風貌,記錄歷史片斷,凸顯人性表徵。他們以有限的篇幅全面刻畫着這片土地上的生活實錄,併為讀者們塑造心目中的中國人與中國故事。